信托受益权之殇:“风暴眼”安信信托涉诉剧增,牵动百亿资金

信托受益权之殇:“风暴眼”安信信托涉诉剧增,牵动百亿资金

要说年内最受关注的金融机构,恐怕安信信托“当仁不让”。

12月16日晚间,安信信托公告公司分别收到自贡银行、交银国际信托、上海墨铱资产的起诉书,涉诉金额分别达到1.0543亿元、5.0933亿元、6.03亿元,合计12.2亿元。

第一,自贡银行案件详情如下:

2016年9月5日,自贡银行与安信信托签订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约定安信信托将9900万元标的信托受益权全部转让给自贡银行。

两年后,自贡银行与安信信托签订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约定自贡银行将信托受益权转让给安信信托,安信信托支付转让款利息了3722671.23元。

截至目前,安信信托未按照合同约定将信托受益权转让款划付至原告账户。

从本案来看,自贡银行其实就类似于一个“过桥资金”通道,但安信信托“救急”解困后,虽给了过桥费(类似于利息),可能其他融资方出了问题,导致来自自贡银行的本金却迟迟还不上。

自贡银行的诉讼请求如下:

1、依法判令安信信托支付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约1亿元;

2、依法判令安信信托承担自贡银行至付清之日止的资金占用损失,暂记约488.66万元;

3、判令安信信托承担本案诉讼费。

第二、交银国际信托案件详情:

据悉,交银国际信托与安信信托约定2017年7月4日将4亿元信托资金折合4亿份信托单位对应的信托受益权及相关衍生权利转让给交银国际信托。

而后,安信信托又与交银国际签订《信托受益转让协议》,双方约定于2018 年6月4日将交银国际名下根据《资金信托合同》所享有的4亿元信托资金,4亿份信托单位所对应之信托受益权及相关一切衍生权利转让给安信信托。

运作模式跟安信信托与自贡银行之间的交易路径几乎“如出一辙”。最终,安信信托未按合同约定支付信托受益权转让款及利息。

交银国际信托主要诉讼请求如下:

2、判令安信信托承担已发生的诉讼费1475772.15元;

3、判令安信信托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第三,涉及上海墨铱案件详情:

2016年11月1日,安信信托与中山证券、南京银行(托管人)设立中山证券山河10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规模为6亿元整,委托期限5年。

此后,中山证券代表上海墨铱受让安信信托的信托计划收益权,信托投资总金额6亿元,期限分别为2016年11月2日至2019年11月1日和2016年11月15日至2019年11月15日。

此后,中山证券又受上海墨依委托与安信信托签订了两份《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约定将签署信托计划项下的资产收益权转让给安信信托,转让价款均为3亿元,支付时间分别为2019年11月1日和2019年11月15日。

截至目前,上海墨铱未收到款项,主要诉讼请求如下:

1、判令安信信托向上海墨依支付信托受益权转让款6亿元;

2、判令安信信托向上海墨依支付逾期付款的罚息;

3、判令安信信托向上海墨依赔偿因主张债权所支出的律师费 300万元;

4、判令由安信信托承担案件受理费、保全费。

11月16日,安信信托已披露公告:公司受让信托计划受益权及承担相关诉讼费用合计约84.7亿元,其中已判决案件的金额10.2亿元,达成和解的案件金额9.1亿元,尚在审理中的案件金额65.4亿元。

如果算上本次三起案件诉讼金额12.2亿元,当前安信信托涉及信托收益权相关诉讼总金额高达96.9亿元。

11月中旬,安信信托在一份针对交易所问询的答复函中透露说,2019年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公司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的项目87个,金额230亿元,其中正常兑付的58个,金额65亿元,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29个,金额165亿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安信信托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对其而言,如何处置或盘活“呆坏账”,仍将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事情。

12月13日,银保监会官网发文称银保监会党委书记、主席郭树清主持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会议提出三大要求:一是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圆满收官;二是着力深化改革开放,推动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发展;三是坚决打赢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针对防范风险,会议指出,持续加大不良资产核销力度,对影子银行业务进行一致性、穿透式、全覆盖监管,坚决清理整顿各类假创新、伪创新。分类处置重点金融控股集团风险。完善房地产融资统计和监测体系,严厉打击各类违规行为。持续推进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坚决遏制非法集资等非法金融活动高发势头。

来源:蓝腾财经

原创内容版权归属蓝腾财经,转载须经授权。

admin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