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了,怀念小时候在老家的这些事,你经历过没?

春节了,怀念小时候在老家的这些事,你经历过没?

兄弟们还记得这个吗?

我老家叫“炒包泡”,(你老家叫什么?)

以前春节前夕,总有“炒包泡”的人挑着工具走家串户,扁担一头是这个爆爆米花的机器,一头是用来爆米花的罩子。

工序是这样的,先把玉米放进大肚子的机器内,然后架在火上烧烤,机器把柄一头是固定在架子上的,接口是活动的,不但可以旋转,还可以移动方向,火一定要用玉米芯或是干柴块这样的好柴来烧,否则效果不好,烧烤的过程中,一定要摇均匀。

等时间差不多了,左手将机器开口的那一端套进罩子,用脚踩住,右手拿一个铁棍子插进盖子上的孔中,用力一撬,只听得“�纭钡囊簧�巨响,白色的浓烟弥漫。

这个时候,等候在边上的小孩们,便迫不及待的一拥而上,在浓烟中争抢着还烫手的爆米花,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大人们则在边上看着,笑着。

“炒包泡”的人师傅不慌不忙的将机器肚里的爆米花掏干净,再装上新的玉米,在口子上抹了油,盖上盖子,一边往火里添柴,一边有节奏的摇着手柄,计算着出锅的时间。

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会“炒”上两锅,少了还没等过夜,便吃得一颗不剩了。

一般来说,家里会爆两种爆米花,一种是玉米的,一种是大米的。

玉米爆出来的爆米花类似于现在电影院卖的那种,家里小孩在外野饿了,回家装上一大洋瓷碗,狼吞虎咽的就往嘴里塞,那个香简直不摆了,想想都回味无穷。

而大米的则不同,雪白雪白的,我们称其为“米子”,通常用醪糟开水泡着吃,农村老家待客必备,当年了,最好的米得用阴米。

印象中,老家孩子满月酒,也称月米酒,醪糟开水泡米子,是必备之物,不然就会怠慢客人,就算有再多的肉也弥补不了。

吃醪糟开水米子有专门的吃法,只能用一只筷子,否则就会被人笑话,在我老家重庆彭水县郁山镇,新年去准岳父家拜年 ,如果你用两只筷子吃醪糟开水米子,有可能这门亲事都要除脱。

你也来说说你小时候老家的故事吧,你老家也有这个“炒包泡”的吗?

admin

评论已关闭。